亚虎官网主页-夜读 – 苏轼50两黄金捐出了历史上第一个公私合办的医院

亚虎官网主页-夜读 – 苏轼50两黄金捐出了历史上第一个公私合办的医院

医院,是一个神奇的所在,是对抗疾病和灾难没有硝烟的阵地。它见惯了突发的生死一线,也展示着医者仁心,也因此更加敬畏生命。

“医院”之名始于宋朝

众所周知,生病去医院。作为治疗和护理病人的场所,在我国不同的历史时期,都曾出现过类似于现代医院功能的组织和机构,但多为昙花一现。

最早在周代,据《周书·五会篇》记载:周成王在成周大会的会场旁,设过“为诸侯有疾病者之医药所居”的场所。但这并不是固定场所,只可视为“临时医院”的最早雏形。

西汉时,黄河一带瘟疫暴发,汉武帝刘彻在各地设置医治场所,配备医生、药物,免费给百姓治病。《汉书》中记载:公元2年,“民疾疫者,舍空邸第,为置医药”。可以看出,这是在灾荒期间政府的临时举措,近似于现在的传染病医院。

其实,我国历史上出现的医院形式有很多,多称为“医局”“医馆”等。公元497年,北魏孝文帝曾在洛阳设“别坊”或“别屋”,供百姓看病;隋代有“病人坊”,专门收容麻风病人。公元734年,长安、洛阳等地均设有“患坊”,还有悲日院、将理院等机构,收容贫穷的残废人和乞丐等。

与欧美国家类似,我国历史上的医院除了借助政府力量外,也有宗教组织的帮助。如唐宋时期著名的佛教医院“悲田病坊”和“福田院”等。其中,“福田院”置于北宋京都汴梁城四郊,是用来收养老、疾、乞丐的官办慈善医院,院内有东西南北四院,每院各有房五十间,每年的经费仅五千贯,显然带有浓重的社会救济色彩。

宋朝之后的医院组织区分更为细致:官办医院叫做“安济坊”,私人的称“养济院”“寿安院”等,慈善机构办的则叫“慈幼局”,分门别类收治病人。

最值得一提的当属大文豪苏东坡。1089年,他任杭州太守时“以私帑金五十两助官缗”,即捐献50两黄金建立了一所名为“安乐”的病坊。3年来共医治了1000多名病人,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公私合办医院。

在苏州的宋朝石刻《平江图》中,有一古式房屋图样上镂“医院”二字,位于当时永安桥和平桥之间。宋人陈耆卿的《安养院记》介绍:“安养院在州(苏州)钤厅后,旧名医院,宝庆中改今名。”这是在我国有实证可考的最早出现的“医院”名称。

清末,随着传教士创办的西医医院对我国影响的增大,中医界开始试图创办中医的医院。

在我国,内地最早设立的中医院是1899年成立的广州城西方便所(即后来的城西方便医院),这是一家综合性的慈善机构,但设有留医病房。清末新政后,京师先后开设了内城官医院和外城官医院,分由内城巡警总厅和外城巡警总厅管理,成为最重要的官立医院。两院对公职人员概不收费,仅对住院者收取饭食费。受西医影响,该院以中医医疗为主,同时也设有西医。

西学东渐而来的近代医院

虽然我国古代有很多收容贫穷病人的病坊,但真正与近代医学相似的医院,是在鸦片战争前后,随着传教士医师东来开始建立的。

1834年,美国传教士伯驾来到广州,次年设立了一所“眼科医局”,这是我国内地最早出现的西医诊所。1840年鸦片战争后,西方各国迫使清政府签订了大量不平等条约,其中,除了被强制要求开设通商口岸外,还规定了在中国建造教堂、医院和学校的权利。很快,像上海、厦门等通商口岸都建起由传教士医师开办的西式医院或诊所。

据统计,1859年全国仅有教会医师28人;到1905年已发展至教会医院166所、诊所241所、教会医师301人。这些医院分布在全国20多个省,其中不乏知名者。如美国传教士伯驾设立的“眼科医局”虽然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毁,但1865年其继任者、美国传教士医生嘉约翰再度在广州南郊重建医局,更名为博济医院,该院不仅是我国最早的西医医院,而且是在华历时最久的教会医院,在我国近代医疗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到该院治病者,大多是广州地区的贫苦劳动大众,后其声誉传开后,也有一些外省人士及达官贵人前来就医。

在西式医院的建立者中,还有一个重要人物——英国最早来华的传教医师雒颉(又名雒魏林)。1844年2月,他创立了上海第一家西医院,取名仁济医院,由于面向百姓免费看诊配药,因此吸引了大量患者前来求诊。附近街道上每天都排满了候诊者,不仅是本地居民,还有从附近城市远道而来的。别看医院空间不大,只能容纳六张病床,但这里可供病人住院,雒颉还为一些白内障患者成功实施了手术。

由于空间严重不足,开业三个月后,雒颉改在小南门外租了一套宽大的旧屋作为仁济医院新址。整修后,前院是诊所及5间住院病房,可容纳30张病床,后院则是住家,两院之间还加装了席棚为候诊者遮阳避雨。这里虽然不是繁华闹市,但病患每日络绎不绝。该院在印发的宣传单上写着:本馆施医赐药,毫不索谢。在免费施医60年后,笪达文于1905年接任院长一职,为推动医院扭亏为盈实施了收费制度,将医院改造成经营性医院。门诊付费、住院病人付费,且病房还分成了一般病房、个人病房,收费不等,还陆续增加医护人员,包括男女住院医生、本地兼职医生和护士,并首开护士学校。时至今日,仁济仍是上海重要的医院之一。

雒颉为中国人义诊施药的行为引起了上海当地绅商的关注,他们很快仿效组建了当地的慈善机构“施医公局”,聘请中医为穷苦百姓诊病施药。1861年9月,雒颉来到北京筹设医院,一个月后北京的“施医院”开张这就是著名的协和医院前身

除此之外,还有上海广慈医院、北京同仁医院、南京鼓楼医院等都是近代知名教会西医医院。据统计,从鸦片战争以后至1949年,教会医院在我国猛增至340余所,遍布各地。